主页 > 武侠文学 >

《农门小神婆她富可敌国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(完整版未删节)

发布时间:2022-09-29 16:16:10 作者: 凤小溪 来源: bjh
《农门小神婆她富可敌国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(完整版未删节)

来人正是原主在戏园子里倾家荡产买回来的白面小生傅说,此人一身红衣,桃花眼含情脉脉,一张脸生得妖异非常,骚包得很。

他一早出发回戏园子把东西都驮回来了,路上耽误了一阵,回家闻到饭香就知道,那两人背着自己吃上了独食,一回来嘴就撅的老高,扯着嗓子就叫起了仲九辩。

仲九辩听见他那句“娘子”直哆嗦,下意识看向了沈驭安,后者果然寒着一张脸不说话,收回刚想要帮忙收拾厨房的手,大步一扯就回到了房间,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我可以狡辩的……

“娘子!我给你带了镇上的云片糕……你们下次吃饭可不可以等等我。”

“你不要叫我娘……子。”

等等等等等……古代男人都生得如此好看吗!怪不得原主倾家荡产也要将他赎回来,如此看来,这声娘子叫得,自己也不算太吃亏……

云片糕一路被傅说小心翼翼地护在怀里,尚且是温热的,仲九辩接过,仔细地观察起傅说地面相,这一看,心里又是一震。

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耳高于眉,是极好的将丞之相。

仲九辩搓了搓手,看来钱好歹没算白花。

她扣响沈驭安的房门,好说歹说将两人安排进一个房间。

“那个,沈驭安,以后傅说的功课还望你帮忙补补,以后你们就是同窗了!”

“我不读书!”

沈驭安还没反驳,傅说倒是先拒绝了。

“你不读书你能干嘛!”

“我可以种田!”

“就你这细皮嫩肉的?”

“我……我是罪臣之后,所以才被卖到戏园子里的,这辈子都不得参加科举。”

傅说忽然沮丧起来,一直看热闹的沈驭安这个时候倒是开口了。

“你是……傅家人?”

“你这不明知故问吗?”傅说白眼一翻,他对这男人可没有什么好脸色。

“明天开始跟我一起读书。”

“如此甚好!”“我不!”

仲九辩和傅说同时出声。

仲九辩拍了拍傅说地肩膀,“你好好念书,暂且不用担心奴籍的问题,我来解决,我会想办法让你们都读上咱们镇上最好的书院……叫什么天……什么书院的来着?”

“应天书院!”

“对对对,应天书院!”

沈驭安挑了挑眉,“你又不反对我去应天书院读书了?”

我什么时候反对过……欸,等等,仲九辩飞快地抓住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记忆碎片,她特么还真反对过!

沈驭安之前就考取过应天书院,但原主那个小疯子怕他从此丢下自己,将他的入学文书给撕……撕了……

那可是应天书院!虽只是开在小镇上,却让方圆百里的书生都挤破了头!

仲九辩讨好地笑着,差点没把“咱俩谁跟谁啊”写在脸上。

“过去那不是我年纪轻不懂事嘛,以后这些我都会补偿给你的。”

占用了原主的身体,总得替她还债。

三个人的家倒也自在,一夜安眠,仲九辩早上醒来就去村口寻拉牛车的老陈了。

这老陈是个老实人,三十多了还是个光棍,经常往小寡妇林氏跟前凑,但又是个脸皮薄的,曾经想通过讨好原主接近小寡妇,但原主以前是个小疯子,根本不搭理他。

如今嘛……

“小九,你昨天托我去镇上买的东西我都带回来了。”老陈一见仲九辩就迎了上来,“这个铜管是我让铁匠按照你的图纸打的,还有硝石和硫磺……这是我从一个炼丹的道士手上拿的,你要这些干嘛,你也要炼丹?”

“这你就别管了,给我,银钱我明天给你带过来。”

“不用跟我客气,只要你在莫娘面前多说说我的好话……”

仲九辩拿着东西头也不回地走了,钱她回头会补上,至于撮合两人这事嘛……老陈那面相,注定是要孤独到老了。

仲九辩抢了小寡妇儿子狗蛋磨得光滑的小石子,用铜管、硝石和硫磺做了一个简易的火铳,进了没人敢踏足的深山。

前世在被师父捡到收留以前,她是个被神秘组织养大的工具,那个组织收留世界各地的孤儿,培养成杀手、神偷或者是黑客,而她,是组织里的第一神偷,身手极为敏捷。

猎野猪这种小事难不倒她,但无奈这具身体太瘦弱了,最后费了一番力气才猎得一个体格还算不错的公猪,还沾了一身的血迹。

仲九辩拖着野猪朝家走,山脚劳作的农妇看着她羡慕不已,早上眼瞅着着小疯子进了深山,本以为她是回不来了的,没想到她不仅好好出来了,还带着这么大一头野猪!

只是这一身血迹的修罗样子当真是骇人极了,果然是个疯子……

仲九辩可没功夫管路人怎么想,猪前腿肉要自己留着腌制保存,今天赶着新鲜的吃点,剩下的拖到镇上的卖了。

猪蹄今天就可以开始炖了,到明天就能软烂,鲜香的汤里临出锅加点笋子在里面,啧啧。前腿用粗盐腌好了再晒成腊肉,到了冬天,扯点蒜苗和小辣椒一炒……

“小九,你回来了?”

面前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伯,仲九辩回了回神,没想到不知不觉走到仲家了,老伯是仲家的邻居。

“老伯,仲家门口停着的这辆马车是谁的?看起来来头不小啊。”

老伯压低了声音,“听说是京城来的权贵,找你祖父的。”

“我爷爷?爷爷都过世三年了,找他干嘛?”

“你不知道?你爷爷可厉害了,是个上天入地无所不知的神算相师,年轻时游走于权贵之间,据说年轻气盛之时什么大实话都说,这才得罪了京城里的厉害人物,从此隐于乡下,不再做任何测算之事。”

原主爷爷也是个相师?

“爷爷都过世三年了,他都不知道,他跟爷爷的交情也不是很深吧?”

“你有所不知,今天的这个权贵啊,你爷爷年轻时帮他算过一卦,但当时他不相信,斗转星移,他过去不肯相信的事情都一一得到验证,这才回头找你爷爷寻求解困之法,可惜时过境迁,你爷爷早已经驾鹤西游喽!”

两人说着,那权贵面带失望地从仲家走出来,仲家老小都面带讨好簇拥着他出门,仲九辩定睛一眼,这人穿着锦缎,面相亦是不俗,心道家里两位相公的入学文书算是有着落了。

装模作样地整了整衣服,仲九辩在那人即将踏入马车之时叫住了他。

“且慢!先生的惑,我可以帮忙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