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玄幻文学 >

《2345678》完整版在线阅读(主角孟子离慕云澜)

发布时间:2022-09-29 09:19:43 作者: 米晚烟 来源: mp
《2345678》完整版在线阅读(主角孟子离慕云澜)
她本是雁南最尊贵的公主,是帝后的掌心宝,自幼便享受着滔天权势与富贵,如今她只能一身男子扮相站在北桑将军府。

七年前,当今北桑皇帝屠雁南皇族谋朝篡位,致使身为公主的她如今只能苟活于世。

为报仇,她女扮男装接近慕云澜。为他谋划,望他能颠覆王朝!

孟子离倒到─杯热茶递到他面前,参云速接过,却是未饮:“你跟着我多少年了?”

“回将军,已有七年。”孟子离回答。

慕云澜点了点头:“这七年来,我还未曾问过你,为何尽心助我?”

孟子离微怔:“当今皇帝暴虐跋扈,将军乃是民心所向。”

她话里满是恭维,慕云澜皱了皱眉:“你知我想听的不是这些。”

孟子离默了瞬,半真半假回:“将军有家仇,臣也有。”

不料,慕云澜却是冷笑:“五年前你入府时称自己是金陵人,但本将军派人查过,那金陵城根本就没有一户姓孟的人家。孟子离,你到底是何人?”

孟子离心脏骤缩,仿佛被一只大手牢牢攥紧。

她自是知晓慕云澜查过她,但这么多年他从未提起,为何今日突然问起?他是在怀疑什么吗?

孟子离置于桌下的双手掌心冒出点冷汗。

没时间细想,她忙跪在地上;俯身叩首:“将军,孟子离是有私心,但从未背叛过将军,还请您明察。”

慕云澜当然知道,若是放在别的谋士身上,他也不会在意。

可这人是孟子离!

慕云澜心底躁意更盛,视线不自觉地落在了孟子离的身上。

肤白如脂,腰细如柳,虽是男子装扮,却怎么看都像极了女子!

慕云澜细思着,“是你吗?”慕云澜喃声问着。

孟子离不解看向他。

就听慕云澜再次开口:“是你吧!”

话洛,他直接吻了上来。

唇齿相触,孟子离一时之间晃了神,直到身上衣衫被解开,冷风吹来。

她才倏然回过神:“将军,我是孟子离

听到这个名字,慕云澜动作停顿了瞬,眼中好像恢复了丝清明。

“孟子离?”

慕云澜轻喃着这个名字,低沉的嗓音轰的孟子离脸颊绯红。

孟子离挣扎着想从慕云澜怀中退出,换来的却是腰间更紧的桎梏。

慕云澜拽着人倒在帘幔上,他无视了孟子离眼中的慌张,轻唤了声:“念清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话落,他再次俯身吻了上去。

孟子离狠狠一怔,浑身僵硬,难以置信地看向慕云澜

念清,这是……她身为雁南公主时的名字!

什么叫终于找到她了?!

孟子离定定望着眼前闭目的男人,却怎么也想不起两人有过交集。

似乎是察觉到她的失神,慕云澜覆上她眼。

视觉消失,感官尤为清晰。

孟子离能清楚的听到男人的低音:“念清。我心悦你”

======第一章 到底是何人======

北桑七年,正月十八。

正值当朝将军慕云澜迎娶塞北公主之日,京城万巷十里红妆,鼓乐喧鸣。

就在这时,一只羽箭刺破虚空,直直射入喜轿之中!

一声哀嚎后,伴随着轿夫的一声惊喊:“塞北公主薨了——”

街上霎时混乱一片。

与此同时,将军府。

身为谋士的孟子离一身男子装扮站在堂中。

七年前,当今皇帝屠雁南皇族谋朝篡位,致使身为公主的她如今只能苟活于世。

为报仇,她女扮男装接近慕云澜,为他谋划,望他能颠覆王朝!

想着这些,孟子离攥紧了手指,将心底悲恸极力忍下,禀告今日之事:“将军,塞北公主已死,事已办妥。”

正在研究沙盘的北桑将军慕云澜未抬眼,只淡淡应了声。

孟子离倒一杯热茶递到他面前:“这已是皇上赐给您的第三位妻子,三人皆在成婚当日身死,将军克妻的传言很快便会散布京城,想必皇上不会再给您赐婚,您也不必再忧心。”

慕云澜接过,却是未饮:“此事你办的很好,想要什么赏赐?”

孟子离语气淡淡:“为将军办事是臣之所责,不求赏赐。”

听她语气中的疏离,慕云澜心底无端生出一抹躁意。

他将茶杯重重搁下,滚烫茶水溢出:“先生一腔忠心,真叫本将军欣慰。下去吧。”

听出他话中的怪异,孟子离却不知是哪句话触怒了他,只能作揖俯首:“是。”

走出书房,她将门轻合上,无声地舒出一口气。

慕云澜行事狠辣,每次面谈她都提心吊胆,生怕说错话。

入夜。

孟子离在房中正欲解衣宽带,门外却传来一道清冷之声:“孟子离,你可歇息了?”

慕云澜!这么晚,他怎会来?

心中猜测不断,她还是打开了门:“将军,这么晚有何要紧事?”

慕云澜目光深邃:“不请我进去?”

孟子离愣了下,有些犹疑。

但见慕云澜神情严肃,她还是侧身让他走进。

圆桌前,两人相对而坐。

慕云澜瞧着她一副恭谨疏离的姿态,白日那股躁意再次翻涌。

抿了口冷茶压下,他冷声问:“你跟着我多少年了?”

“回将军,已有五年。”孟子离回答。

慕云澜点了点头:“这五年来,我还未曾问过你,为何尽心助我?”

孟子离微怔:“当今皇帝暴虐跋扈,将军乃是民心所向。”

她话里满是恭维,慕云澜皱了皱眉:“你知我想听的不是这些。”

孟子离默了瞬,半真半假回:“将军有家仇,臣也有。”

不料,慕云澜却是冷笑:“五年前你入府时称自己是金陵人,但本将军派人查过,那金陵城根本就没有一户姓孟的人家。孟子离,你到底是何人?”

孟子离心脏骤缩,仿佛被一只大手牢牢攥紧。

她自是知晓慕云澜查过她,但这么多年他从未提起,为何今日突然问起?他是在怀疑什么吗?

孟子离置于桌下的双手掌心冒出点冷汗。

没时间细想,她忙跪在地上,俯身叩首:“将军,孟子离是有私心,但从未背叛过将军,还请您明察。”

慕云澜当然知道,若是放在别的谋士身上,他也不会在意。

可这人是孟子离!

慕云澜心底躁意更盛,视线不自觉地落在了孟子离的身上。

肤白如脂,腰细如柳,虽是男子装扮,却怎么看都像极了女子!

慕云澜细思着,语气间泛起些杀意:“我最后再问你一次,你可有事瞒着我?”

======第二章 扮作女子======

孟子离一怔,脑海中快速回忆过这些日子自己做过的事,却想不到是哪里出了纰漏。

头顶男人的眼神锋利,她怕慕云澜是在诈自己,遂抬头对上男人的鹰眸。

“孟子离无事隐瞒。”

四目相对,气氛变得紧绷。

不料,下一刻慕云澜竟伸手捏住了孟子离下颌。

这动作逾距暧昧,孟子离心底一阵慌张,不禁咽了下喉咙。

慕云澜拇指在她唇边揉搓了几下:“你这副长相若是个女儿身,怕是会祸国殃民。”

孟子离下意识攥紧掩在袖中的手。

她强压着不安:“将军说笑,在下身为男子,怎可与女子相比。”

“我瞧着,倒是比女子貌美许多。”慕云澜说着,逐步靠近。

眼看着两人之间呼吸纠缠,孟子离伸手抵住了他的肩:“将军!”

随着这一声,诡异的氛围被打破。

慕云澜身形一顿,眸色暗下些许。

孟子离挪开视线,声音轻微颤抖:“将军,夜已深,您该歇息了。”

慕云澜深深看了她一眼,拂袖起身:“先生说的是,歇息吧。”

话落,他转身出了门。

门关上那一刻,孟子离如释重负,双腿一软瘫坐在地。

可身子后知后觉地颤栗起来。

慕云澜方才凑近是想做什么?

孟子离不敢深想,但撑在地上隐隐发颤的手透露着她的慌张与不安。

屋外,慕云澜站在雪地之中,冬日寒意竟也不能散去他身上燥/热。

他脸色冷峻,盯着自己的手皱起眉。

方才他是在干什么?自己似乎对孟子离产生那种心思?

慕云澜缓缓攥紧手,回头望着那扇紧闭的门。

一定是因为,孟子离长得太像那个人了。

如此告诫着自己,他压下心底的异样情绪,抬步径直离开。

整整一夜,分居两院的两人都满腹心事,不得安眠。

翌日。

孟子离刚从房中走出,便见门外小厮等候:“孟先生,将军唤您去正厅一趟。”

提起慕云澜,孟子离不可抑制想起昨晚。

她犹豫了下,也知避不开,遂跟着小厮来到正厅。

慕云澜正在用膳,见到孟子离招了招手:“坐下一起用吧。”

孟子离只得走进,在他对面落座。

席间除了碗筷碰撞声,一片静默。

半晌,慕云澜才撂下筷子抬眸瞧她:“昨日之事,先生莫要放在心上。”

孟子离没想到慕云澜会主动提起,捏着筷子的手微紧:“自然不会。”

他为主,她为仆,本该如此。

但慕云澜听着,心中却又涌起淡淡的不悦。

他移开视线,淡漠开口:“今日乃皇帝寿辰,我已收到圣旨,酉时进宫。”

孟子离一怔,皱眉思索:“恐怕皇帝会问起塞北公主被刺杀一事,将军定要谨慎应对。”

“无妨。”慕云澜目光扫向她,“更何况我要带先生一同入宫,若说错了话,先生自有办法周旋。”

一刹那,孟子离如遭雷击,浑身一僵。

北桑皇族见过自己的人虽不多,但难保不会出现意外!

她扯动僵硬嘴角:“将军,我乃谋士,不可……”

“你身负家仇,难道就不想见见你的仇人?”慕云澜淡淡地打断了她。

想,怎么不想?

孟子离无数次梦见那狗皇帝,梦见自己将他万般凌迟,为族人报仇。

沉默半晌,她垂下眼睫,掩去眸底愤恨:“一切听从将军安排。”

慕云澜点了点头,再开口却是说:“只是本将军带你一男子进宫难免惹人怀疑,不如……你扮作女子可好?”